首页
所在位置:首页>>留言板

留言正文

网友:斑竹2018-08-03 09:53:34 支持18 反对0 跟帖11
【我与改革开放的故事】之二:不能遗忘的马灯
  周六上午,我和母亲、爱人在家中楼下的储藏室打扫卫生,在墙角发现一个积满灰尘的塑料袋,里面鼓鼓的不知装着什么东西。爱人将袋子提了出来,九岁的儿子也好奇地凑到跟前看,我将袋子一层层打开,原来是一盏锈迹斑斑的马灯,儿子不认识,说:“这是什么老古董啊?”母亲说:“这叫马灯,跟你爸的年龄差不多哩。”看着这久别重逢的老物件,我的心中涌起了无限的感慨,思绪一下回到了上小学时候的上世纪八十年代……

  我出生于皖北平原上的农村,是改革开放的同龄人。我们家乡地多,盛产粮食,小的时候倒没有感受太多饥饿,记忆中主要是文化生活匮乏和枯燥。我八岁上学,从小就非常爱读书,但除了学校发的课本,几乎没有什么课外书。偶尔从同学那里借到一本《课外生活》,我都如获至宝,放学以后狂奔回家,搬个小板凳坐在门口,自己边读边乐,浑然忘我,通常看完的时候天都已经擦黑了。

  家里穷,农村用电也不普及,马灯陪伴了我童年读书的无数个夜晚。每天吃过晚饭,没有电视,没有收音机,没有任何娱乐活动。我点亮马灯,在饭桌上摆好课本,开始做家庭作业。母亲在床头就着灯的微光,一边纳鞋底做针线,一边和父亲唠嗑。常常到夜深人静,母亲轻声提醒我:“小稳,天不早了,睡吧!”我总是头也不抬地说:“一会就做好了,我做好了再睡……”

  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那个暑假,一天夜晚,大雨滂沱,我发了高烧,虽然吃了村卫生室给的药,体温却迟迟不退。父亲焦急地摸了摸我的额头,决定立即背我去十多里外的镇卫生院就医。父亲背着我,披上雨衣,母亲打着一把黄油纸伞,手里提着马灯,父母在风雨里踩着乡间泥泞小路,靠着一点微弱的亮光,深一脚浅一脚地摸向隐没在黑漆漆夜幕中的镇卫生院……当医生给我做了检查,帮我挂上吊瓶,父母的脸上才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。

  我上完小学升入初中是在一九九一年,那年夏秋之际全县进行农村电网改造,目标是实现全部农村通电。我心里的喜悦兴奋真是难以言表,整天看着那些电工在门口树电杆、拉电线、装电表,来来去去,我日思夜盼着他们能早点把电灯这个神奇的东西装到我家,马灯的那点黄光我实在是受够了。

  终于,有一天下午放学回家,母亲告诉我电灯已经装好了。我乐得一蹦三丈高,赶紧拽拉灯绳,果然灯光璀璨,亮满全屋,和马灯相比那是天壤之别。我就盼啊盼啊,希望天快点黑吧,我要彻底体会一下在电灯下做作业的感觉。那一晚,我做作业特别专注特别认真,我是真的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灿烂光明啊!

  电力的普及,使马灯逐渐失去了用武之地。不知什么时候,家中的马灯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,我也一直没有在意。进入新世纪,我们县的农村电网又进行了几次大的改造,现在我的乡下老家不仅全部实现电气化,还基本普及了太阳能路灯。每到傍晚,暖黄色的路灯次第点亮,人们在路旁有的散步,有的聊天,有的聚在一起跳广场舞,其乐融融,和谐温馨,大家再也不需要摸黑赶路了。

  今天的年轻人可能没有几个人用过马灯,但马灯到电灯再到太阳能灯的变化,是改革开放改变中国大地的一个缩影,也凝聚了几代人对艰苦奋斗岁月的深刻记忆,这种拼搏进取的精神是不应该被忘记的。看着儿子那稚嫩的脸庞,我觉得有必要和他谈谈我和马灯的故事……(本文由网友刘站提供 | 曹静静整理)
  • 用户名: 密码:

    刷新

在回复之前请先登录注册找回密码
埇桥区纪委监委李婷 于2018年08月12日 15:56回复:
上世纪八十年代,农村电视还很稀有,我村第一台电视是我发小家的,十七吋,一到晚上,满满一院子人,直至看到没了节目。后来,他家不堪其扰,便每天早早地关上了院门,乡亲们看不上电视了。有的经过他家院墙,忍不住要骂几句。
我发小的妈是我远房的姑姑,发小很娇气,八岁了都没给断奶,他告诉我是他爸不叫外人去他家看电视的。我其他的小伙伴看不上电视都很气愤,便撺掇我和他断绝往来,和这种自私的人玩啥?我陡然也“义愤填膺”了,真的和他断绝往来了。现在想想真不应该,毕竟不是他的错。
夏天,村外的河塘就是我们的乐园,有一次我和其他伙伴打水仗,发小在一边玩,泼水时不小心泼他脸上,我俩就打起来了,光着腚,你一拳我一脚的从水里打到岸上,又打到打麦场上,正巧碰到我表妹,才慌忙跳回水中。不久他家搬到离我庄挺远的一个叫“毛营孜”的矿区,好多年都没见过面。
我村第二台电视是我堂弟家的,堂弟的姨在矿上,买了彩电,就把原来家里的十四吋的黑白电视送给我堂弟家了。乡亲们又有电视看了。傍晚动画片多,大都是我们几个看,晚上人就多了,男女老少都有,非常热闹。那时港台电视剧里已有男女主角亲热的镜头了,婶婶大娘们嘴里骂着不要脸,但还忍不住想看。堂弟家翻盖新房,都搬我家住,堂弟堂妹都住我屋,电视也放我们屋,每天我都看到晚上一两点。午夜没好看的节目,印象中看的最多的是滑冰比赛,看那些俊男靓女像燕儿在滑冰场上翻飞,羡慕的不得了。我上高三时,县城在公园里才建溜冰场,我和我的一个小学妹去溜了两次,第一次不大胆,慢慢地扶着边走,第二次去胆子大了,结果脸却实实在在地摔地上了,眼镜也摔飞了,被她笑话了半天。
村里第三台电视就是我家的了。我家本来就是"牌场",奶奶爱打牌,来叫做"白六虎"的纸牌,和麻将的打法差不多。那时市场上很难买到麻将,我爸就用黑白两种塑料粘在一起,然后切割成同样大的小方块,再在上面刻上饼、条、万、风,白皮、发财、红中,还涂上颜色,制作了我村的第一副麻将,真漂亮!这副麻将被附近几个村庄的人都借去玩,我们几个小孩子只能在早上麻将清闲时摸上一摸。你能想象的到三四个三年级的小学生大冬天的早上,用冻僵的手指打麻将的场景吗?自从家里买了电视,打牌的人少了,看电视的人多了。我的考试成绩也逐步上升到班级第一名,是我聪明吗?也弄不太明白。
现在几乎家家都有电视,但看电视的人越来越少,除老年人、大部分中年人还看电视,年轻点的人都低头玩手机了,家里的电视甚至都成了摆设。智能时代已经到来,科技日新月异,据说不久的将来,在人体内埋植一个小芯片,就能代替手机,当然,比手机还要高级,那时出门就更简单了,什么都不用带,带需要“刷脸”就行了。到那时,电视恐怕也要像收音机、录音机等逐步退出历史舞台了。别说电视,也许连手机都要消失了。
智能机器人制造的越来越高级,和真人差别不大。想你了,照你的样子定做一个,就能够日夜地陪伴,再没相思之苦。就不知道感情能不能制造出来?
每当看到新的、看不懂得科技知识,真的好恐慌,人不努力上进,真的会被新时代抛弃!所以要过好每一天,时时刻刻要奋斗,争取跟上时代的步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ljm410077 于2018年08月10日 23:22回复:
“摆脱饥饿”父亲眼中的改革开放:父亲生于1952年,1960年三年自然灾难给刚懂事的父亲留下的都是饥饿的记忆,紧接着又是十年文革,父亲的青年时期都笼罩在饥饿的阴影下。1978年改革初期,无论买米、面粉还是米糠都要用票,直到1984年农村的物资才渐渐丰富起来,摆脱了凭票购物情况。这么多年来父亲养成了一个习惯了,一到秋收季节就要将第二年的稻谷买好存着,一年又一年。直到十八大后,父亲才感觉到国家富强以今非昔比,渐渐摆脱饥饿的恐惧,改掉囤粮食的习惯了。今年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,中华民族正稳步迈进小康,父辈们对改革最深的感受就是渐渐摆脱对粮食的饥饿感,对我们这一辈来说应该是摆脱对物质的饥饿感,为更加美好的祖国未来、为更加美好的幸福生活奋斗不息!
ljm410077 于2018年08月10日 18:01回复:
“摆脱饥饿”父亲眼中的改革开放:父亲生于1952年,1960年三年自然灾难给刚懂事的父亲留下的都是饥饿的记忆,紧接着又是十年文革,父亲的青年时期都笼罩在饥饿的阴影下。1978年改革初期,无论买米、面粉还是米糠都要用票,直到1984年农村的物资才渐渐丰富起来,摆脱了凭票购物情况。这么多年来父亲养成了一个习惯了,一到秋收季节就要将第二年的稻谷买好存着,一年又一年。直到十八后,父亲才感觉到国家富强以今非昔比,渐渐摆脱饥饿的恐惧,改掉囤粮食的习惯了。
hugh8023 于2018年08月10日 11:18回复:
40年的改革开放,如春风化雨,一点一点改变着我们的国家。俗话说,大河水涨小河满,随着中国的巨变,我们普通百姓的生活水平也日益提升。还记得小时候妈妈会用缝纫机给我和姐姐做衣服,每每听到妈妈踩缝纫机时发出的咔咔声,我和姐姐都兴奋不已。现在,生活水平好了,不仅只有过年过节有新衣服穿,平时只要有需要都可以上网购买,买衣服不在成奢侈的事,而且人们也不会用缝纫机做衣服了,缝纫机摆在家里成了过去生活的一种回忆。
清风宣威 于2018年08月10日 10:08回复:
跟父亲聊起马灯,父亲两眼泛着泪花说:“小的时候真的不敢想象能过上今天的日子,时代突飞猛进的发展和进步,我小时候提着马灯去山上挖野菜,还碰见过老虎,当时以为命不保了,后来你姑妈他们一群人来吓走了老虎,现在这个信息时代,不愁吃不愁穿,祖国太伟大了,不管别人怎么说,共产党人走的路真的英明,造福了中国人民后代子孙。”
共有留言11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末页3
/messageDetail.do?pid=586421&order=26&pageNo=

一周热门留言排行榜

办理流程